您现在所在位置: 有感而发

路和我的生活经历

2018-07-25 14:56:24   295

 路,是人们生活的必备条件之一,从某种意义上讲,生活就建立在路上。生活离不开路,而路理所当然则是生活的一部分。路的概念,早就根植于我幼小生命的心灵中。小时候,父母在北镇工作。由于工作忙,把我送到姨家寄养。我姨在威海居住。到威海去,要先在北镇坐长途汽车到张店后,再在张店乘火车到烟台,然后再在烟台转汽车,最后辗转到达姨家。

    去张店要跨过黄河。上了汽车翻过大堤,走一段河滩路,就抵达黄河道旭渡口。那浩浩荡荡的黄河水,以它最雄伟壮观的气势震撼着我的一颗童心。两艘巨大的平面驳船在拖船的牵引下,由两岸启航迎面对开。从对岸载过来的卡车、客车上岸后,这边在岸上等候的汽车又陆续开上驳船,驶往彼岸。我随大人走过几次这段水路,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70年代初期,这里修建了黄河大桥,据说还是建设南京长江大桥的工程师负责设计的。当时有一位副专员担任大桥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,可见地区的高度重视。有了这座大桥,南北交通方便多了,并且还是当时北镇的一大景观。工作之余,我会到大桥上散心,感受它的伟岸壮丽。每当此时,我心里总会默念毛主席那首豪迈的诗句: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”

    当时,我们的交通状况,随着黄河大桥的建成,有了很大的改善,至少南来北往大大提速了。但公路少、路况差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,更何况我们这里还没有铁路。记得当时去济南出公差,如做火车需绕路张店去坐;如坐汽车,则要拐弯抹角、蜿蜒曲折,途经博兴、桓台、邹平、周村、王村、章丘等多处县区乡镇。我坐过这趟汽车,当汽车颠颠簸簸开过周村,途经王村,往章丘开的时候,这段漫长的土路,要穿过许多村子。村路两边堆满了柴禾垛、有机粪堆,勉强只能通过一辆大车,还时不时会有小孩从农户家中跑出来玩耍,会有狗儿窜过街道。车速不得不慢了又慢,降到最低。由于一路颠簸,车上晕车的人较多,呕吐物充斥车厢,气味恼人,不得不打开车窗通风,而车外又尘土飞扬。两难选择,教人哭笑不得。就这样,从早上6点多钟在北镇坐上汽车,踏上艰难旅途,到中午12点多钟才可到达济南,人已是疲惫不堪。后来,国家投资建设了北郑路即220国道,上济南才不用如此难为人地转那么远了。

    改革开放以来,迎来了交通大改善的春天。先是拓宽了205国道,从北镇到张店建成了全省最宽的阳光大道。后是进一步改善了220国道,上济南更通畅了。再往后,随着沈大高速的成功运营,祖国大地兴起了建设高速公路的热潮,我们滨州也有了高速公路和高速公路大桥。到济南出差,只需一个半小时即可到达。而去全国各地也都逐步能借道高速公路了。与此同时,县乡村路建设也进入了快车道,先是实现了村村通公路,后又实现了村村通柏油路。曾几何时,纵横交错、密如蛛网的交通脉络呈现在这片古老而年轻的土地上,鼓舞着人们卯足干劲建设富饶、美丽的家乡。

    革命老区流传着许多充满浪漫激情的老故事。曾经有一位公社领导,为了激发村干部的生产热情,亲自带领这些人组成自行车队,不远百里到张店看火车。而如今火车已通到了我们家门口。我女儿在北京工作,每次去北京,我就在家准备一本杂志,上了火车埋头翻阅,不等这本杂志看完,就抵达目的地了,用时不过6个多小时。而当年既没有火车,也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,去趟北京,最快也要耗去白天一整天的时间。下一步还有两条高铁路过滨州。一条是京津烟环渤海高铁,穿越滨州城区;一条是京沪高铁二线,从我市境内掠过。那样,我到北京去就更快了,用时不会超过两个小时。

    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时代啊!除去飞速发展的公路、铁路、水路,我想每个国人心中更有一条宽广的大道,那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光辉大道。沿着这条得来不易的大道走下去,全体国人一定能到达中国梦那更加美好、更加灿烂的远方!

责任编辑:陈墨

Copyright © 滨州市老干部活动中心

地址:滨州市黄河八路357号邮箱:hdk323@163.com电话: 0543-3163297

技术支持:滨州加联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